我一边因为伤口抽着冷气一边打量着这个奇怪的怪兽。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有点眼熟怎么都觉得以前经常看到过。黑黑的兽毛披盖全身日光下油光亮彩微风中随风拂动庞大的身躯在两肋间竖着一对古怪的肉翼斜倚在背的两边顿生出威风凛凛的感觉四肢竟覆盖了一层鳞甲更为它平添了许多威武厚实的肉掌显得格外有力。看完全身最后望向它的脑袋让我不解的是如此威风的兽类为何脑袋长的像狗呢?

    只是我觉得虽然它的脑袋长的像狗但仍是掩饰不了它的风采双目中射出的眼神俨然有睥睨万物之姿望之令人生寒。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使人感叹万千的神兽在和我目光想碰时双眸的神光突然消失就在我惊讶的当儿它的身躯逐渐变下一对大大的肉翼也在快的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意外的变化使我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揉揉眼睛再望向它的头部原来令人心折的眼神变成了懒懒的目光半坐的姿势也已经改为趴躺在田野中。

    我呆呆的望了它两秒钟再擦擦眼睛向它望去忽然叫出令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的两个字“大黑!”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它从头到尾仔细的来回看了两遍“没错是大黑它的样子我再熟悉也不过了从懂事的那天起它便一直待在我身边我怎么会认错它呢!”

    我迟疑了一下仍是跑过去双手捧住它的脑袋在眼前仔细的端详。大黑并没有反抗任由我把它的大脑袋摇来晃去。

    实在无法想象刚才的那一幕竟会是真实的每天都精神不振蔫了吧唧的大黑也会有刚才那么威风不凡的一面。“难道这才是大黑的真面目”我在心中揣测。

    看惯了大黑平凡的一面对它刚才的样子真的很不适应可它又如此的真实可靠毕竟是我亲眼所见不由的我不相信。

    忽然想起那些每次来都给大黑带来众多精美食物的父亲的结拜兄弟们我不由的相信了而且因此得出大黑一定是一只罕见的宠兽。

    听里威爷爷说大黑是一条*的宠兽或许这才是*宠兽的真正面目。*宠兽真是厉害呐。

    突然忆起自己被一只狰狞老龟给欺负的事记得好象我是被打晕过去的现在全身上下除了*的伤几乎一点事都没有望着懒洋洋睡在脚边的大黑心中掠过一丝疑惑“难道是大黑救了我”随后便把猜测定为事实在这种荒郊野外又是冬天除了大黑不可能会是别人救我。

    下意识的向大黑道:“是你救了我吧谢谢大黑。”

    大黑好象听懂了我的话又好象没有听懂只是随意的抬起头庸懒的目光瞟了我一眼便又垂了下去再次恢复以前的懒样。

    脱离了危险又惊喜的现了大黑的真面目开心的舒展了一下四肢大口的吸了两口充满野草味的清新空气目光由近及远向远方扫去突然现了离我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躺着那只令我吃尽苦头的老龟。

    老龟虽然躯体很大此时却没有一点威风四肢巴着地面小小的脑袋也耷拉着眼神中透出慌张害怕的神色。

    看到它先是令我的心为之一震接着现它可怜的神色后随即便平静下来也想到了原因。同时心中也醒悟到之前拼命逃跑的时候心中感到不安的原因了。

    自我解嘲的笑容也出现在嘴角。龟本就是水中的生物我的水性再好也不可能过它的所以当时我打算从水里逃跑会感到有些不妥只是那时候心里太紧张已经忘记考虑这个了。

    我大概可以推算出来那个突然出现在身下的漩涡十有**是它搞的鬼只是后来那个把我砸晕的黑乎乎的重物我便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了。

    眼光下意识的望向老实的神龟余光触及到它背上的黑壳突然想到它重愈百斤的巨壳大抵便是那凶手吧。

    我暗道:“今天真是万幸要不是大黑救了我可能要被活活的溺死在水中吧。”想到大黑适才展现的雄姿心头一阵火热。我一直担心最亲近的大黑生命力随时会随风消失现在我不用怕了我相信它再活个几十年都不会有问题的。

    打量着可恶的老龟现在的窘迫样心中也颇也解气先前差点被它害死!

    微风中不知是不是错觉好象看到它在瑟瑟抖待要仔细看个清楚竟然现一连串的泪珠从它的小眼睛中撒下我吃惊之下仿佛也感受到它的哀伤。

    心里酸酸的有些不忍先前的不快一扫而空代之而起的是同情与可怜。我转头对大黑道:“大黑我们放了它吧”为了怕大黑不同意我又加了一句道:“你看我也没受伤就不难为它了吧。”

    大黑好象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它那可怜样我想走近点安慰它又怕它突起难磨磨蹭蹭的最后还是壮起胆子来到它身边。

    老龟的泪水还是不止的往下掉豆粒般大小的泪滴把头前的一片干土地都打湿了可怜兮兮的模样看起来不像会是突然暴起难我这才稍微放了心来到它面前。

    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放在它的黑壳上想试着安慰它几句却忽然想不出词来我该怎么安慰它呢。本来就是它的错我只不过是误入到它的领地而已它就不依不饶的差点我的小命就没了何况大黑也没怎么伤害它全身上下一点伤都看不到。真搞不懂它为什么哭这样子。

    我皱着眉头苦着脸望着它道:“你别哭了大黑又没有伤着你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不然不然你先走吧。”

    我拍着它的巨壳示意让它离开。

    父亲的几个结拜兄弟中其中一个我管他叫三伯伯他就曾经告诉过我说:“天下万事万物都有其独特的灵性尤其和人类最为亲近的宠兽更是如此你若是用心跟它说话它会明白的。”

    我说完这番话瞪着眼看它的反应是否真如三伯伯所说的宠兽会有灵性可以了解我说的话。

    等了半天就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老龟突然抬起它的勃颈一对小眼紧紧的望着我。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样盯着我看忽然想到会不会是它没听懂以为我要伤害它所以现在想……

    想及此心中骇然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和它保持距离。

    正在我惴惴不知所措的时候。老龟想对身体很小的脑袋忽然凌空向我点了几点然后转身施施然走开了。

    这一切生的太突然我目瞪口呆的望着老龟庞大的身体一直消失在水中才回过神来。

    老龟这样就走了心中不免有一些怅惘和失落转念一想这不正好证实了三伯伯说的话是正确的吗万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是自大的人类或者说粗心的人类不知道罢了。

    叹了一口气振奋精神转头对大黑喝道:“臭大黑竟敢瞒着我不要装死了我是不会再被你骗到的咱们走吧。”

    大黑在我骂完后费力的爬起身来抖抖身上的泥土晃悠悠的跟了上来我笑骂它一声沿着河岸领头向前走去。

    清脆河水声入儿仿佛洗涤了心头的不舒服心情逐渐好转起来。

    突然间“哗啦”一声突兀的破水声令我吓了一跳随着声音一个庞然大物露出水面我吃了一惊刚要喊出声却意外的现来着是先前那只老龟。

    我颇为惊喜的望着它道:“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说放你走了吗。”

    老龟驮着身上的重壳爬上岸移到我的身前望着我忽然张大嘴巴从它的嘴中吐出两颗大小想同的蛋一黑一白上面还沾着老龟的体液一滴滴顺着蛋壳流下来丝丝热气袅袅飘向天空。

    我愣在当场猜不透老龟为什么突然吐出两颗古怪的蛋我吸了一口气暗自揣测难道这是龟蛋吗还是其它的什么蛋。

    老龟吐完蛋后连连向我点头使我更加莫名其妙了。

    雨魔申明:冒险者天堂喜欢的朋友可以下面这个地址里面有更多的内容记得看完后把您手中宝贵的一票投给我:)?sid=16596您的一票帮我解除一天的辛苦。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神龟的解脱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