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的水流仿若无有穷尽永不停息的向我袭来。

    我在凶险的危境中小心翼翼的躲闪着生怕一不小心就落入万劫不复之地。看它气势凶凶、虎视耽耽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善意的大有可能把我误认为是一个闯入它领地的坏蛋了。见它一副不将我弄死便誓不罢休的样儿我不得不打醒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它的每一次攻击。

    氧气在短暂而剧烈的对战中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由于缺氧而使我产生的无力感使我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古训早抛至脑后并开始努力的想从战局中脱身而出。

    战胜眼前不知为几级的神龟犹如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就算是苟延残喘在此刻也变的遥远起来。

    打小练就的水性在危险的时刻终于显示出优势出乎神龟意料的韧性令我有机会从危险中脱离出来我展开全身解数以一点不是很严重的外伤换取了一个机会。一挣脱开水流的束缚便拼命往水面外钻去。

    我的神经崩的很紧精神也前所未有的集中虽然还未到生死的境地我却已经吓的再也没有勇气面对了。

    以前我认为那些艰苦的生活此刻都变的微不足道起来我甚至可以想象经历此事过后那些本来艰苦的生活和*都可能令我产生幸福的感觉。

    水面近在咫尺我甚至可以很清楚看到水外的碧蓝天空猛的伸头新鲜的空气立即被大口的吸入。

    我顾不得多吸几口氧气便展开四肢近似疯狂的向下游游去。刚游出几米脑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好象是非常重要的讯息可能是由于太紧张的缘故产生的灵光并没有稍作停留就不见了我因此也没有捕捉到灵光的内容。

    我隐隐的有点不安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

    不敢停留去思索这个事情以更快的度向下方游去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逃跑更重要的事了。

    四肢并用水花飞溅耳朵中只剩下“咚咚”的心跳声。就在我自以为逃离危险的当儿一股强大的吸力生生的将我疾快游动的身躯给阻碍了双臂两腿仿若受千钧之力顿时令我力不从心游动的度迅减了下来直到为零。

    吸力越来越大整个身躯开始下陷水流被强行隔开一个具有很大吸力的水漩在身下行成我被一点点拽到水下。

    我惊恐万分开始死命挣扎但是令更为恐惧的是无论我怎么用力一切都是徒劳仿佛是上天注定的事一样不论你怎么努力结果却已经被上天注定了。

    无力感既使我害怕又使我绝望我可以感到心脏也好似要爆炸开在胸腔中快的跳动同时耳膜也饱受摧残好象是与外面世界完全隔离开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一个重物砸在我的胸口力量出奇的大胸肺一阵痉挛嘴中甜味涌出情不自禁的张口想吐出去刚张开嘴巴巨大的水压无止尽的把水压进我的喉咙里。

    眼神变的朦胧眼前也出现了只有在夏天雨后才会看见的七彩色脑中“嗡”的一声世界出现绝对的静止再也感受不到什么了就好象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一样。

    这时候我的身体出火一般的赤红照耀了整条河流赤红的光芒在明暗相间的闪动着仿佛在召唤着什么。

    神龟好象被吓到突然的停下了所有动作惊疑的盯着我绿豆般的小眼睛透露出一丝丝的惊惧。

    我身上的赤红光芒亮了没有几秒钟就彻底的不见了让人怀疑刚才是否为自己眼花。

    神龟试探似的拍出一股水流击在我身上我软趴趴的四肢被打中后随着水流摆动了一下看的出我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危险。

    神龟忽然出“咕噜”的响声四肢竟长出锋利的指甲狭窄却长长的嘴巴突然张开露出尖锐的白森森牙齿看了令人头皮麻伸着长长的脖子狠狠的向我咬过来。

    任何人看到都可以保证我柔嫩的脖子在它如同齿轮般有力的牙齿下会很轻易的被咬碎。眼看我就要丧生在龟吻下的刹那时刻一声低沉的兽鸣由远及近的传来。

    如果我没有昏迷的话一定可以听的出这是那只让我一直都以为命不久已的大黑出来的与往常相似的叫声此时听来却充满了异常的震撼力以至于那只凶悍的神龟在听到声音的同时倏地闭上嘴巴惊恐的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大黑奔跑时踏地出的声音仿佛鼓点般一声声敲在老龟的心头老龟不安的划动着四肢小脑袋惊疑不定的来回摆动着望望昏迷的我又望望远方。

    突然神龟下定了决心再一次露出森森铁齿向我咬去千钧一之际一个黑影闪电而至如同炮弹一般砸向老龟溪流顿时被砸成两半形成断流水花漫天飞扬五米内的任何东西都未能幸免于难被强大的冲击力反弹上半空。

    包括我在内也被一波水流卷到半空。

    之前威风八面的神龟现在竟没有了一点刚才的气势在大黑面前就像是纸作的老虎一戳就破那样不堪一击。

    大黑全部身体踏在老龟的壳上而老龟却早已龟缩在坚硬的黑壳内大黑蓦地出一声厉吼身体忽然生异变开始胀大肋间长出一双宽大的肉翼四肢布满了极为坚硬的鳞片在日光下闪动着一丝丝眩目的流彩脚趾伸出细长如弯勾状的趾甲紧紧扣在老龟的背上。“呼~”的扇动肉翼一下把老龟抓往半空中。

    而此时还处在昏迷中的我从半空中正好落在大黑的背上。大黑张开两翼滑翔着向地面飞去。

    我顺着大黑宽大的肉翼滚落在鲜嫩的绿草中。所有事情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大黑将肉翼收在两肋间蹲坐在我的身边。造成我昏迷的罪魁祸―――那只神龟此时匐也在离我身边不远处。

    直到这一刻被震至半空的约半吨的水流这才“哗啦”一声落了下来重击在固有的渠道上出“砰~”的撞击声。再经过一阵混乱溪流才又源源不断的向下游流去。

    日落日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这才幽幽的回醒过来。

    醒来之时业已是日上三更太阳出奇的好阳光明媚潺潺水流奏出“丁丁冬冬~”的清脆悦耳的音乐野草的香味沁人心脾。

    我朦胧中逐渐清醒初春柔和的光线使我很轻易的睁开双眼本以为最先映入眼帘会是一望无际的碧蓝天空谁知刚睁开双眼就看到在头顶上方是一片黑乎乎。

    顿时被吓了一跳双手撑地挣扎着要站起来不料胸口间却传来意外的疼痛熟地脑中闪过一些熟悉的画面我便马上想起之前生的事情。

    想到这更是想挣扎着想爬起来于是手脚并用忍着胸口的疼痛终于费力的爬起身来。

    望到眼前的一幕立即令我大吃一惊一个从没见过的怪物安稳的端坐在我刚才躺着的位置我马上渗出一身冷汗暗自忖度自己不是一直躺在它的身下吧。

    我撒腿就想跑惊慌之中来不及注意脚下被草梗绊了一个趔趄身子向前俯下的时候又牵动了*的伤口“哎呀~!”一声痛呼跌倒在草地上。

    我怕怪物乘机追来连*的伤也不顾快的翻过身向身后望去。奇怪的是怪物并没有动只是眼珠子一直瞪着我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神龟的解脱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