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夜银光遍洒大地虽然是初夏却仍然给人带来阵阵凉意淡淡的雾气使的这片林子显得诡异还好不时的一声虫鸣鸟叫冲淡了不少这种让人不安的气氛。

    混杂着泥土和阵阵青苔与腐木的气味地上满是虬垒的树根和错杂的乱石几个人在这种艰难的地境里行走着然而动作之敏捷如履平地悄无声息仿佛是天生的暗夜精灵使人不由的为之咋舌。

    随着不断的向林中深入才令人惊奇的觉这片林子并不如外表看来那么狭小整片的林子好似一个葫芦入口便是那葫芦嘴走出葫芦嘴眼前豁然开朗视角无限的向两边扩张竟比想象中的还要大眼望远方仿佛是一个深幽的隧道难测远近。

    而那几个奔行的人显然是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没有任何迟疑与惊讶身体飞快的在林中穿梭。

    就以这种度大概有一个时辰之久几个人倏地同时停下来就好象心有灵犀。

    一个声音在寂静的夜显得有些突兀“大哥直接把它逼出来吗?”

    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人国字脸庞面容坚毅四十上下的年纪脸上已经刻满了久经风霜的证明笔直的站在那里仿佛雕塑面向前方胸膛宽厚四肢粗壮闻言回过头来望着说话之人双眸一缕精光陡然射出呵呵笑了一声道:“三弟不要心急这还不是时候。”

    说完抬头看天这时一轮圆月正斜挂树梢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仿佛是自语又仿佛是要告诉另外几人为什么现在还不是最佳时刻。

    “满月尚未升空那个孽畜是不会出来的。”

    顺着他的目光竟意外的现离此不远处有一*空地在空地中心一个不知深浅的水潭赫然出现就着月光现潭水并非碧绿而是深黑反射淡淡的月光令人不由的冷意上升头皮麻。

    四周静悄无声就连刚才似有若无的虫鸣也听不到了如同死一般的安静雾气逐渐变浓将整个林子笼盖在其中。覆盖在水潭上方的雾气犹为浓厚而且缓慢且诡异富有韵律感的上下翻动着。

    在这种异常的情景下心志稍为差一点的人早就哭爹喊娘的逃离这里希望逃的越远越好最好是永远也不要在回来。

    几个夜行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全都静静的站在那儿望着眼前的异像仿佛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令人惊奇的是几人周围的雾气如同遭到什么力量的排挤向外溢散开去夜行人身上的衣服也无风自动起来显然是几人体内的气劲已经鼓动起来看来几人的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虽然几人对自己的造诣都颇为自负但是毕竟对手的厉害也是平生从未遇到过的很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得埋骨于此。

    雾气越来越厚逐渐将几人的视线给遮住远处的那方水潭笼罩在水雾之中已经微不可见。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中年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气运双眼眸中陡然射出湛湛神光穿破四周的雾气勉强可以观察到水潭的情况。

    其他几人也有样学样互相看了一眼双目逼射出两道金光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水潭。

    水潭、圆月遥相对立在淡淡的银光下显得寂寞而又孤傲。

    清纱薄雾隐约可见水潭上的雾气蓦地上下涌动由里向外翻涌水面不再如先前平静如死一圈圈水波从中心向四周荡漾开去度越来越快幅度也在不断的增加中。

    突然一圈震动从地底传出仿佛大地都在为之颤抖几人眼中都射出凝重的神色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握成拳头神色沉重的望着眼前的异变。

    水波剧烈翻滚水花不断的从水潭中溅出不到片刻水潭临近的四周雾气已然全被溅出的水花给吞噬显露出幽深的黑潭。震动刚刚平息的刹那一波更为剧烈的震动紧紧衔接着余波以水潭为中心向外传出。

    一波又一波的颤动持续了不知多久才渐渐消沉树林又归与死寂。

    空气中飘动着紧张压抑的气氛再观那五个夜行人个个掩饰不了自己的紧张惴惴的紧紧盯着眼前的水潭。

    先前还镇定自若的那个大哥此时也露出恐惧的神色随之一闪而过代之而起的是坚定的眼神。

    五人中一个年约三十许的汉子突然开口道:“大哥我看它马上就要出来了。”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丝的惧怕和兴奋与期待。

    再看其他几人每个人的表情都与他类似恐惧与期待两种不协调的情感完美的融合在每个人的脸上。

    虽然几人都是当代的杰出人物但是其中一人鹤立鸡群仿佛更胜一筹身著白服脊直肩张体型魁梧威武相貌却清奇文秀充满儒雅气息一双眼睛迸射智慧的光芒。

    此人收回紧盯着水潭的目光望向开口之人眼带笑意缓缓道:“三哥不要心急这还只是前奏而已现在圆月尚在半空离当空而照少说还有半个时辰。”接着开玩笑道:“难道以三哥猛勇之人还怕了这小泥鳅不成你的七级白虎可是堂堂兽中之王呢。”

    在场之人哪一个都是当世豪杰文武双全面带这个只有传说中才有的事物难免存在恐惧的心理但被此人一说俱都冷静下来被称作三哥的人闻言一愕随即露出一丝轻松的苦笑抹去头上的冷汗道:“还真被五弟猜到了我刚刚是有一点胆战心惊也都怪这臭泥鳅不好没到时候穷喊个啥劲搞的老子也跟着紧张兮兮的。”

    众人见他说的有趣都跟着一起笑出来。先前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战意高昂谈笑自若。

    一声低沉、厚实的兽鸣出乎众人意料的蓦地的响起仿佛来自地底又好象就在身边使人不寒而栗寒毛直竖。

    几人立即停住说笑警惕的望着前方水波剧烈涌动的无底黑潭。

    最长之人不愧被称作大哥见识也最为广博面色沉凝缓缓道:“好象有点不大对劲这种事情谁也没见过虽然经过我们半年的观察推算出它必定会在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当月亮升到头顶之时会蹿出毒潭吸食日月菁华进行最后一次蜕皮。可这毕竟只是我们的推算究竟事实会否向我们预料的那样生谁也不敢保证所以我们应该以安全为主。”

    说话间一把利剑已经持在手里瞬间毫芒大湛在充满雾气的黑夜森林中仿佛是一个人造月亮照彻森林在黑夜中光华一闪即没随后一条巨大的蟒蛇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蟒蛇长有十几米圆滚的躯体水桶般粗大蜿蜒的横在眼前粗长的尾巴不时的扫动着被它碰上的树木全都被轻易折断让人目瞪口呆惊讶于这条巨蟒的厉害。

    老五淡淡的一笑道:“大哥的绿蟒都已经出来了各位哥哥也都放出自己的宠兽吧。”话说完后几人都拿出自己的兵器几乎不分先后的湛放出不同色的光芒光线夺目刺眼却不如大哥的来的那么强烈。

    一声虎吼震耳欲聋先声夺人隐隐有兽中之王的风采震慑天下万兽体型虽然没有那条绿蟒来的巨大但比起同类却仍然属庞然大物。

    一只雄鹰展翅翱翔在树林上方盘旋迂回嘴中出啾啾的长鸣清脆嘹亮震人心弦通体雪白娇嫩的喙谁又会想到一啄之力会有碎金裂石的威力金*的爪子锋锐无比双翅展开竟达六米之巨蔗天蔽日落在老二的肩上顾目自盼竟有禽类雄者之姿气势丝毫不压于那只威猛的白虎。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引子 屠龙老爸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